医疗领域的性别主流化

2020-06-19

背景

       一般而言,女性的社经地位较低,加上文化对女体的歧视,女性的健康需求较不被重视,在健康照护体系中,她们虽多半扮演主要的消费者和照护提供者的角色,却往往是最无声的一群;事实上,做为家庭的照顾者、生命的孕育者,她们的健康是不容忽略的。

       医疗体系一直以来皆由男性思维主导,以男性的身体作为「标準」的人类身体来介绍人体特徵,并将之类推至女性身体,明显缺乏女性的观点与论述,使得女性生命中的经验遭到扭曲或误解,例如:月经、生产、更年期等自然的生命历程,在医学诊断上却容易被疾病化,使许多医疗资源被用来医疗化女性的身体经验。例如鼓吹更年期妇女服用荷尔蒙,即反应出医疗体系缺乏对于女性生命经验的了解与尊重。这种种现象都显示医疗领域里的男性思维模式,此种模式忽略了女性的生命经验及需求,并将女性的健康过度医疗化。

       再者,女性因为生育的角色,健康议题一直被侷限在「三点式的照顾」,却忽略其他更致命的健康杀手,例如: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的威胁,致使医学研究资源分配不均。且许多的医疗行为与健康政策也会受到社会期待下的性别角色所影响,2008年就有一项加拿大研究指出「性别偏见」与「性别刻板印象」会影响医事人员的医疗决策与行为。

       世界卫生组织(WHO)早在2002年就宣布「性别政策」(Gender Policy),并于2004年成立「性别、女性与健康部」(The Department of Gender, Women and Health),强调医事专业人员都必须了解生理及社会性别会影响人民的健康及权益,女性因为身体结构、生理运作与生命经验与男性的不同,她们的医疗照护、卫生保健的需求亦有所差异,医疗体系应有积极的作法以达到健康的性别平等。

现行医疗体系的问题:

一、医药研究忽略性别差异

       医学研究都以男性为主,完全忽略疾病、药品、医疗仪器等对不同性别可能产生的不同影响。早期医药研发的临床实验,女性因为月经、怀孕等特殊的生育生理状况,一直被排除在人体实验之外,导致在用药时将男性个案的研究结果直接放在女性的身上使用,研发之药物是否适合女性显然不在考量之内。甚至某些研究会使用不正确的理论根据将女性排除,或低估女性患者的比例,更有的声称它们的性别比例与过去研究相同,却无察觉过去研究里纳入过少的女性参与者。

       美国在1993年出版一份药物临床试验的指引,要求药物试验应纳入女性受试者,并于研究中作性别分析,以了解药物的作用与效益是否有性别差异。更于1996年通过一项妇女健康法案,推动妇女健康研究与照护。

       但是,虽然美国药物临床试验指引与许多其他研究都已证实性别差异存在的重要性,我们却发现分别于2007、2008、2010年来自英国、澳洲与美国的三篇研究皆指出,在临床实验中,参与者的性别比例达到平衡,且有做性别统计与分析的研究依旧甚少。

       台湾方面,卫生单位和医学研究单位仍缺乏性别差异的认知,也没有积极的作为,至今在招募受试者时,许多研究仍旧将女性排除在外,显示现今医疗领域中,研究人员与医事人员的性别意识仍有待加强。

二、临床诊断缺乏性别差异概念

       近十几年来,已有许多的研究指出,虽然女性和男性的生理构造类似,但是在疾病的症状、诊断、药物反应等却有明显的性别差异,挑战着「一体适用,无关性别」的传统医学观念。例如:

1.心血管疾病的「典型」症状其实是男性症状;

2.女性和男性所需的麻醉药剂量不同;

3.阿斯匹林在心脏病的预防上仅对男性有效;

4.爱滋的感染力男女有别;

5.女性对盘尼西林产生过敏机率为男性的2.6倍;

6.女性较男性易罹患骨关节炎,而且症状会比男性来的严重等等。

       这些发现都一再印证「男女大不同」的现象,若医事人员不具备性别概念、了解男女差异,容易错失病人的治疗时机或是浪费医疗资源。

三、医疗领域的性别不平等

       至于医疗领域中学术着作与专业人员的性别概况,早至1968年,就有一位心理学家研究发现,如果把一篇论文的作者改成女性的话,阅读者对这篇论文的学术评价便会因此降低。2006年英国研究也证实,即使过去四十年来,有许多女性进入医界成为研究员,但是她们的研究被刊在重要医学期刊的比率仍比男性研究者低。

       依据2007年一美国调查研究显示,不论是实务上或是学术上,医学领域的性别比例依旧是差距很大的,例如,在美国的125间医学院中,每间学校约有188位男性专任教授,女性专任教授却只有35位,此外,只有8%的临床科学系主任由女性担任。另有一2011年的美国研究调查则发现,1999年新进男女医生的起薪落差为12.5%,在2008年则扩大至将近17%。

       此外,女性因在传统性别角色中被认为较适合担负照顾责任,因此目前医疗领域中的护理人员仍多数为女性,且薪资普遍偏低。台湾现今护理人员的劳动条件恶劣,在医院不当追求降低成本的趋势下,其专业被边缘化,出现工时过长、工作负荷量过大,且大量被以约聘工或计时工雇用,工作权全无保障。

       上述现象皆突显女性在学术文化与医疗机构中面临的艰难处境—在男性为多数的医学领域中,她们的专业较难被肯定,不易爬升到高阶位置或参与决策主导的过程,且即便与男性拥有同样的专业、同样的工时,仍受到同工不同酬的不平等薪资待遇。

现况

       自2000年起,妇女团体与卫生署、地方卫生主管机关、医疗院所代表,透过举办妇女健康行动会议、卫生署病人安全委员会、「病人安全会议-妇女前驱会议」与多次分区座谈会等方式,就医疗环境中的性别问题进行对话,深觉医疗领域中性别敏感度的缺乏,影响着妇女就医时的医病互动关係,因此认为亟需将性别教育纳入医学课程中以改善性别盲的现象。

       经过多年的推动与沟通,2007年教育部终于通过「实习医学生临床实习指引」;卫生署亦于同年在医事人员毕业后一般医学训练中推动两小时的性别与健康之课程。2008年医事人员继续教育办法,明订医事人员执业后所接受之继续教育应包含性别议题之课程;同年卫生署修订新制教学医院评鉴标準,明订进行门诊与住诊教学应告知并取得病人同意。2010年台湾女人连线与医学会、医事人员公会、医学生共同举办「性别、健康与医疗研讨会」,会中除深入探讨性别如何影响医病关係、疾病的认定、诊断与治疗等各个层面,同时讨论如何将性别意识纳入医学教育与政策方向,以深化台湾健康与医疗领域中的性别意识,这是推动医学与性别教育的重要里程碑。

我们的立场:

1. 重视医疗研究中女性经验与性别差异的分析

      应正视在疾病的症状、诊断、药物反应等有明显性别差异的事实,并反对将女性的生命经验病医疗化。

2. 落实性别友善的就医环境,坚持将性别课程融入医学教育

     「尊重病人」是所有医事人员都应该学会的第一课,在医学院养成教育与继续教育中,皆应接受含性别议题的教育训练课程,以提升性别意识,让妇女的健康权益能受到重视,让不同性别的病人得到合适的医疗服务。

3. 保障医学领域中女性专业人员的权益

       改变医学学术领域与医疗机构内的性别不友善结构,使女性专业人员升迁、进入决策位置等机会与权益能获得保障,建立一个性别平等的医学专业文化与医疗工作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