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废物登设计殿堂!萧光廷反思台湾代工,到米兰一展环保新艺术

2020-07-25

电子废物登设计殿堂!萧光廷反思台湾代工,到米兰一展环保新艺术

你心目中的台湾设计是什幺?是绘有龙图腾或天灯意象的产品,还是具备庙会或夜市风格的图像?大部分人在强调台湾设计时,总是下意识想到这些代表性图腾,「对我来说,身为一位产品设计师,我不需要也无法去定义整个台湾的文创样貌。 然而,仅仅透过自身对于台湾的感受与认知所衍生的创意,就是百分百的台湾设计。」大未来创意设计设计总监萧光廷说。

他早年移民加拿大,并在 OCAD University 完成工业设计学士学位,毕业后回到台湾短暂工作 2 年,为了体验设计之都的美学风範,来到义大利米兰 Domus Academy 攻读设计硕士,且留在当地工作,现回台创办大未来创意设计。骨子认为自己始终是台湾人的萧光廷,走遍欧美国家深受当地美学的洗礼,他说:「设计不可以仅仅是浪漫的、漂亮的,产品设计出来后必须被量产,如果没有事先考量清楚,这些东西很可能因快速被市场淘汰而变成垃圾,因此设计师应该负起创造者的责任。」

庞贝古城冲击 文化底蕴=设计关键

在义大利求学的期间,萧光廷来到义大利南部的庞贝古城。庞贝古城在 2 千年前被火山湮灭,那瞬间所有事情都静止,而那保存着 2 千年前极为繁华的一瞬间,却让他体悟义大利的文化美学,早从 2 千年前就深植于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血液中。萧光廷表示,「我在欧洲学习到的美学关键是文化,蕴含文化特质的设计更能引起共鸣。义大利的罗马文化拥有深远历史,但是义大利人设计产品时,即使没有使用如罗马竞技场般的巴洛克元素,依然可以完美地表达义大利文化中的激情与浪漫。然而,台湾设计如果不加上竹子、客家花布等表象的文化图案是否就不足以代表台湾?文化应当是由内而外更深层的触动,而不仅仅是表象的文化元素。」

他接着,「义大利也许不是最勤劳的民族,但他们却有很强的直觉,诸如时装、汽车等产业都领先全球。我在义大利工作认识的知名日本设计师伊藤志信说:『连日本企业都要跟义大利学怎幺把文化变成商机』,我心想日本已经很有文化了,怎幺还有这样的需求呢?他告诉我,『许多日本最先进的科技公司,都不晓得怎幺把文化元素放进去。』」在义大利的文化冲击之下,一心繫着台湾的萧光廷,决定回台开启设计顾问服务,透过文化底蕴定义所谓的台湾设计。

善用环保材质 废弃萤幕变身艺术品

反观台湾。不同于义大利的是,台湾身为代工大国,我们为全世界无数品牌设计并量产高科技产品,但实际走一遭回收厂会发现,最新出厂的电器用品竟也被丢弃。事实上,台湾的资源回收领先许多国家,但我们每人每年却仍抛弃了 23 公斤的电子废弃物,是全世界平均的 3 倍。萧光廷自问,「难道我那几年在从事代工设计时无数次的熬夜赶工,心里期盼创造出经典设计的同时,也许某种程度都只是在製造垃圾?」省思作为设计师的责任,他开始思考如何运用大量且无法再回收的电子废弃物于设计之中。

他解释,「液晶萤幕约有 6 到 10 层的光学膜,材料成本很高,且属于複合材质,不能被回收。但既然光学膜的规格统一且量大,何不拿来做其他的利用?我们发现用光学膜处理光线,比玻璃材料更有吸引力。」此外,「我们也尝试把电路板粉结合回收玻璃做成壁砖。」

电子废物登设计殿堂!萧光廷反思台湾代工,到米兰一展环保新艺术
透过液晶萤幕的光学膜进行测试,萧光廷发现光学膜处理光线更具吸引力。

萧光廷认为,即便大量使用了回收材质,产品的美学、功能、精緻度与完成度也不能因此而有丝毫妥协。今年于米兰三年展馆登场的 Alamak! Design in Asia 展览中,他将回收来的光学膜做成大型的发光艺术品,且结合互动科技的技术,只要有人在 Facebook 上按展览粉丝页讚,现场的灯就会跟着闪烁。

电子废物登设计殿堂!萧光廷反思台湾代工,到米兰一展环保新艺术
在 alamak! Design In Asia 展出的互动科技作品,採用的是回收后的光学膜。

此外,萧光廷也锁定了漆器,作为衬托台湾文化底蕴的素材。同样在今年于米兰登场的 alamak! Design in Asia 展览中,展出了他用心研发的漆器桌,「与漆艺师廖胜文老师共同研发,将回收的纸做成纸板,再结合最轻薄最环保的漆器材料,透过好几层的不断涂抹包裹,使得纸板变硬且可做为一般桌子使用。」他接着强调,「漆器即使经过 10 年、20 年不会退色,就算埋在土中几百年也是如此,这是老天给我们的文化优势。」

电子废物登设计殿堂!萧光廷反思台湾代工,到米兰一展环保新艺术
萧光廷透过回收纸与漆器材料,製成环保漆器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