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哈佛最自卑的人?怨的全是别人、歎的都是自己

2020-06-18

人是活在相互比较的感觉中的,这种比较既可以带来自信,也可能带来自卑。当它带来自卑时,负性的自我肖像会慢慢形成,久而久之,自我形象开始歪曲,认知、情绪与行为开始失调。所以,我们要学习在与自己、与他人比较中寻找生命中的成功体验,那些里程碑的事件才会带来持久的激励。

全哈佛最自卑的人

「我感到自己是全哈佛大学最自卑的人。」这是丽莎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我细细地咀嚼着这句话的意思,等待她进一步解释。

「真的,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讲得清我此刻的心情。我的家乡在阿肯色州,我是小镇里唯一来哈佛上学的人。当地的人都为我能来到这里而感到自豪,起初,我也十分庆幸自己能有这样的好际遇。但现在,我对自己的感觉愈来愈不好了,真后悔到这里上学,我在别人最羡慕我的时候感到最自卑,我......」说着,丽莎忍不住流下眼泪,用手捂住脸,鼻子一抽一抽的。

我连忙给丽莎递上面纸盒,轻声说道:「别着急,丽莎,慢慢讲。」

丽莎仍啜泣不止,双眉紧锁,一连抽了好几张面纸。趁这时间,我仔细端详了丽莎。

她身材瘦小,穿着很宽鬆的T恤,显得有些发育不良。脸瘦长瘦长的,布满粉刺,皮肤颇为粗糙,头髮捲捲的,十分蓬乱,有点像中东人。她的神态显得很疲倦,眼圈略微发黑,可见连日来睡眠不足。凭直觉,我感到丽莎是那种对自我十分敏感的人。

沉静了一会儿,丽莎不再哭泣,接着告诉我,她在哈佛大学念得很辛苦,上课听不懂,说话又带着口音,许多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她不知道;许多她知道的事情,大家都觉得好笑。她不明白自己为什幺要到这里来接受这一切羞辱,非常怀念在家乡的日子,那里没有人瞧不起她。

「我现在一想家就想哭,」丽莎噘着嘴说,「我不知道我是怎幺啦,我从来没有这幺自卑过,我真的想马上回到阿肯色州去,但是那里的人都羡慕我能到哈佛。我写信对几个好朋友倾诉内心的苦闷,她们却回信说,在家乡的日子更无聊......」

丽莎感到无比孤独与冲突,不明白为什幺昨日的风采竟这幺快消失,不明白为什幺与哈佛大学格格不入,不明白活着到底为了什幺,陷入了留与走的冲突情绪之中。

新生适应不良综合症

丽莎的表现是典型的「新生适应不良综合症」。具体地说,她已跨入了个人成长的「新世纪」,却对过去的「旧世纪」恋恋不捨。她对于生活的种种挑战,不是想方设法去适应,而是缩在一角,惊恐地望着它们,悲歎自己的无能与不幸。

她对于能来哈佛上学的辉煌成就已感到麻木,眼睛只盯着当前的困难与挫折,没有信心再造一次人生的辉煌。她习惯做羊群里的骆驼,不甘心做骆驼群里的小羊。

她以高中生的心境和学习方法去应付大学生的学习要求,自然格格不入,却抱残守缺,不知如何改变。她因为来自小地方,就认定周围的人都鄙视她、嫌弃她,没有意识到,正是自卑才使周围的人无法接近她、帮助她。

她生长在中南部地区,身材瘦小,长相平常,多年来唯一的精神补偿就是学习出色。然而当面临来自世界各地的「武林高手」们,她原先的优势少得可怜。现在学习上又失去了优越感,多年来的心理平衡被彻底打破了,因而陷入空前的困惑。

丽莎怨的全是别人,歎的都是自己,难怪觉得自卑,只有摆脱往日光辉的「阴影」,全心投入「新世纪」的生活与奋斗中,才能重新振作。总而言之,她的问题核心就在于:往日的心理平衡已被彻底打破,需要在哈佛大学建立新的心理平衡。

身为谘商者,我的任务不是说教,而是启发她。我不为她办什幺人生讲座,而是希望协助她自己办人生讲座。换言之,我不企图赐给丽莎克服困难的魔杖,而要帮助她重拾克服困难的能力,使她从黑暗中看到光明。这便是我为丽莎做心理谘商的主导方针,针对她的心态,我採取三个谘商步骤。

行动步骤一:宣洩不良情绪

第一个步骤是促使丽莎宣洩不良情绪,调整她的心态,使她能够积极地面对新生活的挑战。

丽莎已经陷入了自卑的沼泽,认定自己是全哈佛最自卑的人,这代表她过于夸大自己精神痛苦的程度,看不到新环境中的生存价值。因此我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促使她宣洩出内心的精神痛苦,并对此儘量表现出同感与理解。

同时,我肯定丽莎来寻求心理谘商帮助的举动。「当一个人面临如此巨大的精神压力时,他需要得到专业人员的说明,以更快、更有效地摆脱精神压抑,重新振作起来......」我如是说,丽莎不停地点头。

我告诉丽莎:「在哈佛大学适应不良,产生种种焦虑与自卑反应,这在新生中是十分普遍的,绝不只妳一人。」我讲了几个个案实例给她听,她听得很入神,并一再表现出如释重负的样子。

产生这种「原来许多人和我一样」的平常感,对于不良情绪的宣洩十分重要,使丽莎意识到哈佛大学还有许多人像她一样感到自卑、压抑。所以她无须过于看重个人的精神痛苦,甚至被它淹没。

为了强化丽莎的「平常感」和「不被隔离感」,我向她讲述自己初上大学时也有过由峰顶跌入谷底的孤独经历。当时我曾自卑、自歎过,但最终挺了过来。丽莎对这一段经历十分感兴趣,全神贯注地听着,还问了许多问题。渐渐地,她的头抬了起来,眉头不再那幺紧锁了,开始绽放出笑容。.

在这里,我运用了「自我披露」的谘商技巧,为的是缩短我与丽莎之间的心理距离,增进她对我的信任及对谘商的信心。此外,我这幺做也是为了不在她面前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样子,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去教诲她如何克服当前的困难。人愈是在比自己成熟或地位高的人面前获得尊重,就愈容易消除个人的自卑感,这既是人际交往中的常规,也是许多心理谘商人员没有充分意识到的神祕武器。

行动步骤二:转移比较物件

在第二个步骤中,我竭力引导丽莎把比较的视野从别人身上转向自己,这是重建自信心的关键。

丽莎的自卑是在与同学相比中形成的,她感到自己处处不如他人,像是天鹅群中的丑小鸭,无论怎幺努力,都不能得到好成绩。时间投入的多寡,已不再是学习成绩好坏的决定因素了。丽莎一直是教师心目中的得意门生、校园里的风云人物、众人羡慕的对象,如今却成了班上最不起眼的人物。

丽莎接到中学一位老师的来信时,大哭了一场。她给我看了那封信,其中写到:「直到现在,老师们还在议论她上哈佛大学的事情,并不断以她为榜样来鼓励其他学生......」但是现在竟没有一个哈佛大学教授记得她的名字。

这一系列的心理反差,使丽莎产生了自己是哈佛大学多余之人的悲歎。她没有意识到自己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心理反差,是因为在以往与同学的比较中,她获得的尽是自尊与自信;而现在与同学的比较,她获得的尽是自卑与自怜。她不懂得在新的环境下要学会多与自己相比,而不仅是与周围的人相比。这即是心结所在。

为了使丽莎改变比较的方式,我找了适当的时机与她讨论心理反差的形成原因。一次,谈到我刚上大学一年级的学习不适应时,她问我:「你是如何从当时的恶劣心境中挣脱出来的?」

「是我认识到应该学会多与自己比较的那一刻。」「噢,你指的是什幺?」丽莎不解地问我。

「因为我意识到不可能一下子赶上周围的人,我愈是与他人相比,就愈感到灰心丧气。因为我进步的同时,别人也在进步,无论怎幺努力,总是与别人有一段距离。但就我自己而言,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虽然与别人相比仍有一段距离,但与自己相比已经取得很大的进步。」

我告诉她,在当初感到最苦闷、最自卑的时候,有位关心我的女同学曾鼓励我:「晓东,你学习这样刻苦,比起别人来虽然显不出什幺,但比起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她的话使我深受感动,也使我意识到:当我只想着与别人比较时,永远会自卑;而当我想着与自己比较时,才会感到自信。此时此刻,我需要学会与自己相比来维持干劲。我的这番话立即引起了丽莎强烈的共鸣。

她开始滔滔不绝地诉说,说她是如何沉溺于和别人的比较,从来没有想过与自己比较。正因如此,才会感到自己是哈佛最自卑的人。而拿现在和过去的自己相比,她已经相当坚强。所以,她应该使这种自卑与自信处于一种平衡状态,走向任何一个极端都会使她丧失自我。

「我得学会向自我挑战,向自卑挑战。」丽莎最后如是说。

行动步骤三﹕採取具体行动

待丽莎的认识转变后,我开始执行第三个步骤,即釐清她学习中的具体困难,并制订相应的学习计画加以克服和改进。讨论中,我发现丽莎在写作、听课方法和时间安排上都有明显的问题。

针对丽莎的写作问题,我建议她到哈佛大学写作辅导中心接受指导,并就此与那里的负责人通了电话。我要求她在写任何写作作业之前,都先到写作辅导中心去找人商讨自己的写作大纲,以更符合大学生的作业要求。针对听课问题,我为她联络了由我们心理谘商中心组织的学生课外辅导服务,由高年级的同学为她在特定课程上的学习困难,提供具体辅导和帮助。

同时,我们一起探讨如何加强和任课教师、助教的联络,以促使她积极地寻求他们的帮助,及时解决疑问,改变学习的被动局面。我也介绍她参加了哈佛本科生组织的学生电话热线活动。在那里,丽莎不仅帮助了其他同学克服在哈佛的学习和生活困难,也结交到不少知心朋友。更重要的是,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她重新感到自信心增长,感到哈佛大学需要她,开始真正喜欢这里,为自己是其中的一员而感到自豪。

丽莎的进步飞快,短短两个月内,她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不再郁郁寡欢,时常挂着微笑。她不再为学习落后苦恼,而是想方设法改进学习方法,主动寻求必要的辅导,也不再感到孤独,一天到晚想打电话向家人诉苦。她开始有了新的朋友,并保持十分密切的联络。丽莎不再依恋于往日的辉煌,虽然还会与同学比较,但已不再像从前那样消极地看待自己,愈来愈把这种差距当作自信的动力,而不是自卑的源泉。

在这两个多月当中,我分享了丽莎的苦与乐、悲与欢,感到自己也随着她成长。我为自己能够帮助她从自卑的漩涡中爬出来感到无比欣慰。表面上,我没有对丽莎做过任何单纯的说教,也没有给她过多的指点,但我所有的提问与分析都无时无刻不在启发、推动她说出我内心想让她说出的话。这即是心理谘商的艺术。

书籍介绍

《走进哈佛大学心理谘商室》,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岳晓东

岳晓东,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香港城市大学教授,香港心理学会辅导分会首任会长,中国中央电视台特邀心理专家。受聘为南京大学、南京师範大学、华南师範大学等大学客座教授。

本书包含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先介绍什幺是心理谘询。

心理谘询不是教训他人,而是启发他人。 心理谘询不替人做决定,而是要帮人自行决策。 心理谘询的首要任务是心灵沟通,而非心理分析。 心理谘询确信人皆可自我完善,并非画地自限。 心理谘询增强人的自立能力,减少对他人的依赖。 心理谘询使人更相信自我。 心理谘询使人学会多听少言。 心理谘询可以帮助他人成长,也可以帮助自己成长。

第二部分整理经手的个案,包括自卑、愧咎、职业选择、失恋、作弊、同性恋、离婚、心灵创伤等,记录谘询过程,并对结果加以分析,文中可见作者在处理这些心理案例的过程中,展现出专业的谘商技巧。

第三部分记录了作者与其督导的相处故事,说明了督导制度在心理谘询师的专业成长过程中产生的关键作用。

全哈佛最自卑的人?怨的全是别人、歎的都是自己